????????

革命烈士吕明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吕明仁小传

  吕明仁,原名吕其惠,1916年12月9日出生于辽宁省大王家岛一渔家。1922年~1931年在家乡读小学及初中。1932年离乡到烟台第八中学求学,1934年赴北平弘达中学高中部学习。1935年8月,经温建平介绍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7年2月,吕明仁与丁修辗转到延安,入抗日军政大学十三大队学习,半年毕业后担任一大队政治教员。
  1939年夏,党组织批准吕明仁随“抗日军政大学总校”东征到太行山区。不久,转战到山东胶东区,他担任区委宣传部长,兼任区党校校长,减租减息工作团团长。1942年,胶东区西海地委遭破坏,党组织派吕明仁任西海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。
  1945年抗日胜利,党组织派吕明仁到东北开辟新区工作,任阜新工委书记兼军分区司令员。
  1945年12月30日,根据上级指示率地委撤出阜新,转移到北部农村。1946年2月下旬,根据辽西省委指示,率队转移到通辽,在新四军三师手接管通辽开鲁两县,阜新地委改为通辽中心县委,吕明仁任书记。1946年4月下旬,中共西满分局、辽西省委决定,通辽中心县委改建辽西五地委,吕任地委书记,辖通辽、开鲁两县及科左前、科左中、科左后、库伦、奈曼等五旗。同年5月中旬,通鲁警备区与东蒙人民自卫军骑兵第二师组成蒙汉联合司令部,吕明仁兼任政委。6月初,在通辽建立哲里木盟政府,吕明仁兼任盟政府副主席。
  1947年4月9日,吕明仁到开鲁部署工作。11日夜接到省委紧急军事电报,第二天,带警卫员康殿才、通讯员周澍澄回地委所在地大沁他拉。
  来到西辽河渡口,船夫不在,为抢时间决定骑马过河。过河中,康殿才不幸落水,吕明仁随即营救,但因其背疮手术未愈,冰水侵人,卷入激流,壮烈牺牲。时年31岁。
  吕明仁牺牲后,中共辽吉省委机关报《胜利报》1947年5月7日三、四版编发“追悼吕明仁特刊”,中共开鲁县委作出《向吕明仁同志学习的决定》,通辽、开鲁、奈曼、白城子等地分别以“明仁”命名了街道、学校、医院、乡镇和工厂。(华名整理)

(原载《开鲁革命烈士英名录》/开鲁县民政局编印,2005.10)


地委书记吕明仁在开鲁遇难

  

    在辽吉这块土地上,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内,我们不少的同志,为着人民的翻身,革命事业的胜利,牺牲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!这对于死者本身,是求仁得仁,尽到了他最光荣的职责,没有什么遗憾之处。对于我们后死者,是对我个人来说,每当听到一个同志牺牲的消息,是增加难忘的悲痛与沉重的责任感!
  这次明仁同志之死,对于辽吉,不!对整个革命事业,损失是太大了。明仁同志是党的一个很优秀的干部,年纪还轻,以其所具有的知识和经验,其发展前途正未可限量,现在要培养象明仁这样有思想有能力且全面的干部是不容易的!而辽吉又正处在斗争的前线,一分区则更是斗争严重的地区,人力已感不够,今则又弱一个!纵使抚棺能一哭,在我们这个战斗的行列中,留下这个巨大的空隙,能有什么法子填补呢?
  我不能忘记:当辽吉正处在敌人进攻与一、五分区相继被打烂的严重形势下,省委责成明仁同志率领一部分撤出的干部南下恢复原一、五分区的工作,明仁同志的表现是勇敢的,二月七日明仁同志带病出发,我与曾固同志送出发的同志到洮南,我们最后与明仁同志握手,我们的心是彼此那样地理解:“一定要把一、五分区局面打开!”现在,由于一、五分区全体同志的努力,在战争胜利的影响下,局面虽是初步打开,可是我们这次迎接的明仁同志竟不能相对握手!棺材是铁皮钉死的,只能看见明仁同志殉难的照片。
  怀念往昔,面对遗容,晚静星沉,唏嘘何用?我们唯有化悲痛为力量,坚决将敌人消灭,完成你们未竟之志!(陶 铸)
(选自《哲里木英烈》/耿斌英主编.民族出版社,1989.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忘的悲痛 沉重的责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悼明仁同志
  

    一九四七年四月上旬,地委同志通知我去奈曼开会。到了奈曼,却未见地委书记吕明仁,同志们说他下乡去了,明天准能回来。可是第二天,吕明仁并未回来,第三天中午了他还没回来,大家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了。到了下午,得到噩耗:吕明仁骑马过辽河时,为了救落水的警卫员,不幸淹死了,遗体已抬到开鲁城停放。
  这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,每一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,他是辽宁庄河县大王家岛上一个贫苦渔民的儿子,从小与海为伴,练就了一副好水性,怎么会淹死?
  他的爱人丁修哭得死去活来,他们刚吵过架,吕明仁是吵完架与她分手下乡的,丁修一边哭一边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后悔。平时我们都知道丁修性格倔强,脾气比较大,而吕明仁则涵养特好,尽管丁修经常跟他发火,他总是笑眯眯地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迁就她。现在人死了,想到的就都是他的好处了,她怎能不肝肠寸断呢!
  我们连夜乘马车赶去开鲁。
  吕明仁不幸遇难的情况大休是这样的:
  四月份正是开春季节,辽河正在化冻,大量的冰块横冲直撞,顺流而下,按理说这时节是不能骑马过河的,只有乘船才比较安全,吕明仁从开鲁城赶到河边时,恰好摆渡的船工回家吃早饭了。因为急着赶回地委开会,见河滩上有马蹄印,以为骑马可以过河,就下了河。他不知道由于河水常年冲刷,河床已形成了不少深沟,特别在这样的高水位季节里,无论人、马,涉水过河都是十分危险的,而且吕明仁背上长了个大痈,刚经过手术,行动尚不方便。
  他们一共三人三马,同时下了河。警卫员康殿才骑马走在前面,是最先连人带马落入河沟的,吕明仁见状立即从马背上“噗通”一声跃入水中,游向警卫员,同时向后面的警卫员喊:老康坏了,要淹死了。“吕明仁虽然在水里游了起来,但他穿得太多,毛靴、皮裤、皮大衣,哪里游得动,背部又有伤口,加上周围的冰块不断撞击他,所以游了一丈多远,就精疲力竭了,他只回头对通讯员喊了句:“我不行了!”就顺着冰块急速漂走了。 
  此时通讯员也掉进水里,但他紧紧抓着马鬃趴在马背上,因为马会游泳,所以没有沉下去。见吕明仁漂走了,通讯员立即鸣枪报警,附近的居民和船工很快赶来了,一起追了两里多路,才把吕明仁捞上来,但为时已晚。而警卫员连人带马却一直未找到,估计不是被河泥掩埋,就是被冲得太远了。
  吕明仁的灵柩停在开鲁城外的一座寺庙里,仪容已经整理,闭着双眼,好似睡着了,很安详。我一时竟不相信他真的死了,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,冰凉冰凉,鼻孔里还可见堵着一些细沙子。据开鲁的同志介绍,他的肚子里没有水,所以他实际上不是被淹死而是被大量泥沙堵住了口鼻憋死的。
  我们在开鲁城开了一个小型追悼会。后来他的灵柩又运到了白城子,省委又为他开了一次较隆重的追悼会,陶铸亲笔写了“抚棺痛哭难抒沉憾,誓争胜利以慰英灵”的挽联,并致了悼词。
  吕明仁不幸遇难,我们大家都很悲痛。他是一位很有能力很受爱戴的领导,他的遇难,是辽吉一地委的重大损失。我至今仍深深地怀念他。 

(节选自曾志回忆实录《一个革命的幸存者》第十一章.广东人民出版社,1999年12月第一版 2000年1月第二次印刷。标题为编者所加,路平 选录)  


本文点击数:14947
????????????